我記得當年國中畢業,考完高中聯考後,





我就被我老媽丟到溪頭金臺灣餐廳做童工,





是供食宿的小妹工作,





溪頭在暑假是旺季,所以很缺人手,





我就這樣開始我的第一份正式打工工作(國小時下課後我總會去撿資源回收賺錢,也會去收筷子或穿竹席撿茶枝,還被媽媽騙去採茶,做任何可以賺錢的工作哦~我真的從小就愛賺錢耶~~)





 





當年由一位年紀和我媽媽差不多的伯母當我的長官,





這位伯母是老闆的姊姊,老闆是個話少又認真的好人,





我每天睡醒吃過早餐後就開始聽候指令工作,





伯母要我做什麼我就做, 





包括洗米洗菜切菜煮飯上菜收桌子洗碗拖地等等工作(ㄟ~這和我現在下班後做的事不是差不多嗎??但以前有薪水拿,現在卻是無給薪工作,唉唉唉~~~),




每天的工作都差不多,


 








其實周一到周四都很閒,沒什麼客人,





餐廳平時會和一些計程車司機合作,





就是司機在竹山鎮上或延平或名間地區載到一些想來溪頭玩的客人,





然後就會帶到餐廳用餐,餐廳除了賣餐點之外,





還有茶葉蜂蜜鹿茸酒及一些周邊商品,





如有順便做成生意,司機先生可以分紅這樣,  





                                             





我當時只是個14.15歲的小女孩,





這些司機伯伯叔叔對我很好,





有時會請我吃冰和我聊天,





也會一起坐在門口數車量,還會教我辨識車種廠牌,





我覺得我的人生路途很幸運,老是遇到好人,





沒遇到怪伯伯怪叔叔(還是有??只是記憶體自動刪除??!!!),





 





 





伯母長官對我很好,





除了教我一些常識及技巧外,





也會留一些好東西給我吃,





像是三杯雞,竹筒飯,





太燙的湯也不會讓我端,對我實在很照顧,





我一直工作到高中學校開學前一天,剛好一個月,





我還記得我一直在猜想,我到底能拿到多少薪水呢?





是五仟?六仟?還是八仟?





 





呵~~原來是六仟呀~~





雖然不多,但對國中剛畢業的青少年來說,已經是一筆大數目了,





我從小就喜歡存錢,累積金錢就像是我的使命一樣,





一直持續在進行著~~





如果爸爸給我50元買飯吃,我最多只會花30元,





存下其中的20元,





唉~~現在想想,也太悲苦了點吧!!





 





人生的際遇實在很難預料,





經過十多年以後,我大妹妹月容結婚了,





我一直覺得她婆婆很眼熟,





沒想到一問之下,她就是當年帶我的伯母長官,





而妹妹老公蘇永星當年也常去溪頭找媽媽,





我們還曾經一起玩過撲克牌呢,





原來,世界如此小(就像我竟然嫁給國/高中同學哥哥一樣!!到台北念書工作後,沒想到回到原點!!有機會再寫這一段囉~~),





如今,金臺灣餐廳愈做愈大,





當時只有3間房間供住宿,





現在已經有幾十間套房和多棟小木屋了,





聽妹妹說老闆還買下對面的山坡地,





還要再擴大營業呢!!!





 





Daibe碎碎念:當時每周四是老闆採買的日子,我那時太內向,沒跟著去玩,但是當他們告訴我說,是去竹山菜市場買菜時,我都幻滅惹~~原來所謂的高山高麗菜,是在我的家鄉竹山買的哦~~~




主圖是我在溪頭打工時拍的照片,看起來超秀氣的,我從小到大辨識度高,連我10幾年不見的國中好友
Anita去年10月在台北高鐵車站一眼就看到我呢~~


 




daibe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