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大學那一年,我趕在註冊前拜託好友純芳,




請她幫忙聯絡在台北的小阿姨讓我投靠幾天,




幸好小阿姨很阿沙力地答應了。




(是的,從沒離開過竹山小鎮的父母,完全沒辦法幫我~)




 




於是我就隻身一人帶著幾件換洗衣物跳上統聯客運就上台北這個完全陌生的城市了,




小阿姨住在台北市南京東路五段的巷弄中,




小姨丈是做油漆工程的,家中還有一對姐妹花,




屋子是有院子的透天厝,院子放滿油漆工具,




他們除了將和室借我幾天外,小阿姨還陪我去銀行註冊,




帶我到處認識環境,




並且還幫我打聽到隔壁鄰居剛好有間頂樓加蓋房間要出租,




我二話不說馬上搬到那個房間去(實在不好意思打擾他們太久呀~)




巧的是竹山高中隔壁班同學孟君也考上同校市政系,




她正愁沒地方住,希望能和我同住一間房也好作伴,




就這樣,我們兩個本來不熟的同學就變成了室友了,




 




還有,小阿姨不但幫我安排好住宿,還介紹了一個打工工作給我




是一家安親班,她的小朋友就上這所安親班,




安親班的老闆是個40歲左右的女老師,我們都叫她高老師,




她需要兩個人幫她的學生們批改作業,




是<功文數學>的作業,




就這樣,一切都很順利,




不但有個棲身之所,連生活費都有著落了~




 




安親班工作時間是週一~週五,上午11:00到下午17:00




下班後還可以很從容地坐公車去吉林路的文化大學大夏館上課,




孟君變成我的室友兼同事,




到安親班第一件事就是清潔打掃工作,




11:30左右就會有自助餐送飯菜過來,




準備妥當後,會有安親班導師去學校接小朋友回來,




接下來就是忙碌的打飯吃飯時間,




等小毛頭們都用過餐收拾妥當後,




就會到後面安親班教室午休了,




 




安親班分為前半部和後半部,




前半部是功文數學的大教室,




擺滿了長條桌和椅子,




後半部又分為兩間教室,




一間是低年級一間是中高年級教室,




 




我們平時都只待在前面功文教室,




高老師的辦公桌就坐鎮在前半面通往後半部走道前,




下午13:30開始就會有其他小朋友湧進來,




他們會火速地寫完功文數學作業,




然後拿到我們這桌批改作業區(一個大工作桌),




我和孟君是上週一~週五的班,




另外還有兩位同事只上週二和週四,




而且她們是上13:30的班,所以沒在這裡用餐




 




我還記得這兩位同事,一位年紀較大,快30歲了,




未婚,正在準備考中醫師執照,




所以空檔時會看到她在看書,




另一位是育達商職的夜校生,




她當時還借給我她的英打作業本,讓我學打字呢!




另外,如果高年級小朋友還沒放學時,安親班老師也會前來協助幫忙




 




小朋友們在我們這區都是開開心心的,和我們有說有笑,




可接下來他們必須拿著批改好的作業去高老師那兒讓高老師訓話,




高老師燙著一頭半長的卷髮,




說著一口標準的國語,音調偏高,個性直爽,




 




總是用略帶尖銳又誇張的語調對小朋友講話,




如果小朋友成績好呢~她會很高興地誇獎他/她,




如果老是不用心亂寫,她也會不客氣的訓誡一番




所以小朋友表現的好不好,全體人員馬上就知道了~




 




 




我猶記得一段小插曲




有一次高老師要幫準備考中醫師的同事做媒,




介紹男朋友給她,後來卻不了了之,




正當我們覺得佷納悶時,




在有一次機會裡,高老師才提起這件事,




原來,她請這個男生在上班時間前來安親班看看女主角,




沒想到,他看過後,居然向高老師說,




 




他想和我,也就是才18歲大學一年級的我交往(登愣!!),


實在太令人傻眼了~




 




這下可把高老師氣壞了,




高老師叫他作夢去吧!!!




畢竟這個男人已經30幾歲的大叔了,實在是太~~~強人所難!




 




在這裡的工作對初上台北念書的我來說,




是最適合不過了,




小朋友們也都十分可愛,




空閒時間還可以看看書,完全沒壓力,




可是過沒多久,室友孟君說她想辭職,




 




她說除了要準備學校的功課外,還想要好好認識台北這城市,




 




我常在睡前問她:「妳今天去了那裡?」




她總是回答我說:「沒做什麼呀,就坐在草皮上發呆!」




 




說真的,我很羨慕她,




可以悠遊地在中正紀念堂享受冬日的嬌陽~




 




 




接下進入台北濕冷的季節,




我們住的那間小雅房居然會四處漏雨(真是到處漏,臉盆和鋼杯都不夠用!)




我們常一夜不能成眠地閃躲雨滴,




房東太太因為工作繁忙也無暇解決屋頂漏雨的問題,




(她在八德路開了一家佛具店,每晚我下課回來已晚上10點多了,




仍不見她人影,只留下一對小學兒女在家看電視)




 




而我也因為和班上男同學一起與觀光系女同學聯誼而認識了一些新的女生朋友




(我就讀的印傳系班上只有我一個女生(!!),年紀又最小,所以同學們都叫我<小妹>,我不但跟大家一起去聯誼,後來還幫同學邀請新聞系女生舉辦聯誼活動呢~所以大家都很照顧我~)




 




於是我在大一那年寒假就搬離這間會漏雨的雅房,




另外和觀光系女同學合租另一間正常的房間了(雖然仍是雅房,但不是頂樓加蓋了哦!應該就不會漏雨了> <")




 




安親班工作也因為我搬家的原因而無法繼續了,




不過我到現在仍然記得那位熱情爽朗又有活力的高老師,




以及曾經幫助過我的小阿姨,




當然,我更不會忘掉我那群大學好同學~~




 




 




Daibe碎碎念:


1. 有一年過年去純芳家拜年巧遇小阿姨,沒想到當時還是小學生的姐妹花居然已 經長得亭亭玉立,還大學畢業了~~真是歲月不饒人呀!




2. 還好大二時班上來了8位女轉學生,我就不孤單了,大家感情還非常好呢~是不是呀?麗燕姐姐~~


3. 主照是大一上攝影學時,充當麻豆讓同學拍的~~




 




daibe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