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今日是公司年度大會及尾牙晚會,我十分忙碌沒去看爸爸,




但已事先請月真下台中探視爸爸,




據她回報,爸爸仍是昏迷中




 




2/2()




今日毫無新進展,爸爸仍在處昏睡狀態,




但醫生已囑咐護士可以開始讓爸爸進食,當然是用鼻胃管進食




 




2/3()




今晚爸爸的狀況仍舊無進展,真是令人沮喪




 




2/4()




我一到加護病房門口即看到護士正在讓爸爸進食,




爸爸看起來很有反應,




我好興奮趕快請問了爸爸的狀況,




她說爸今早開始就一直很有活力,




但意識還沒很清醒,




我開始就呼喚爸,




感覺他仍然是沒有什麼反應,




但至少精神是好很多了,




我幫他擦乳液和按摩,還問他有沒有感覺會不會痛,




沒想到這次他就又反應了,




我簡直不敢相信,請護士一起過來確認,




護士小姐問爸知不知道我是誰,爸爸也點點頭




護士小姐也嚇一大跳了找來醫師助理,




大家都很高興,




真是太好了~~~




 




2/5()




今天早上的護士態度比較不和善,




對病人說話的語氣很不好,我猜她應該就是月容說的那位兇巴巴護士,




我們也曾向護理人員反應過這個問題




但她對我的態度倒是還好,而且想到爸爸即將轉到呼吸加護病房了, 




就不再追究了,




第一呼吸照護中心的照護人員態度感覺很不錯,




希望爸爸適應環境後能開始訓練自己呼吸,不用再依賴呼吸器




 




2/6()~2/17()




這段時間都在第一呼吸照護中心,


每次去看爸爸時,他幾乎都在睡覺,


期間呼吸主治醫師航醫師都會定期來病床巡視及說明病情,


他提到了一個重要的處置,就是要我們考慮為爸爸做<氣切>,


一開始弟弟妹妹們都反對,我爬了一下文,


了解了氣切的作用後並不排斥,於是說服了他們,


真的有必要就讓爸爸做吧~


但前提是<到最後不得已一定要做時再做>,


因為我觀察了其他氣切病患,看起來真的很可憐~~


醫院應我們的要求也陸續在幫爸爸做呼吸訓練,


雖然成效不高,但我們還是希望爸爸能早日拔管,


17晚上去醫院看爸爸時,


值班醫師及護士告知我說18日也就是明天要幫爸做心導管手術,


也太突然了,我問他們會排在什麼時間,好讓我們有所準備,


他們一致告訴我說,沒辦法回答我這個問題,


我又問說,至少讓我知道是上午或下午或晚上吧?


他們還是說不知道~我咧~~


我們只能等電話standby


我們決定請媽媽在醫院待命,


而我一接到電話通知馬上趕來醫院這樣,


而弟弟就5點左右到醫院,萬一提早再隨時聯絡。




 




2/18()




中午聯絡媽媽關心一下醫院的狀況,


媽媽說護士有提到下午要幫爸進行心導管手術,


晚上19:00要看爸的話就要去心臟內科加護病房,


因為媽媽說得不清不楚,我趕快打給醫院了解詳細情形,


大意是大約5點左右要進行心導管手術,


有可能時間會提早或延後一些,


完成手術後要轉到心臟內科加護病房,


這樣我心理就有底了,


於是馬上再打給弟弟吉明,


請他約16:30就到醫院待候,這次醫院真準時(有反應意見真的有差耶)


大約16:40就打來說要準備去心導管至做治療了,


待我到醫院時,爸已經進去手術室了




約1小時後,醫生們出來了,


說爸爸右邊血管無法順利疏通,


如果連他們都做不到,中部的醫生應該也都做不到了,


於是他們轉而優先處理大腿的血管,


原本也是全塞住,經過醫生放了支架後,影像顯示的確定流通了,


醫生說既然右邊無法完成,


下次就做左邊的血管,雖然危險,還是要一摶,我們都同意了,




2/21()




今天去看爸爸時,他正在發燒,


醫院已經抽血做驗血及尿液以查明原因,


醫師助理向我說明了狀況,


主要有一點是爸爸的腎功能很不穩定,有可能需要洗腎,


老實說,爸爸的狀況一直不樂觀,


走到這一步是難免的,我們也只能繼續治療下去了,


這時護士又說已經幫爸爸安排下週一要進行第二次心導管手術,


但如果仍持續發燒的話,就會取消,


當我將以上訊息告知月容後,她十分不贊同洗腎,


也不認為現在適合做心導管,我也同意,


於是我們決定向院方表示我們的立場,先停止一切侵入性治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aibewu 的頭像
daibewu

daibe的時光隧道

daibe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